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酱酒包材大涨价的“喜与忧”及酒业有何对策

发布时间:2021-05-18 16:05 浏览次数:
5月10日,郑州商品交易所玻璃期货主力合约涨停,报收每吨2683元,刷新2012年该品种上市后新高。
 
同日,玖龙纸业在东莞、太仓、天津等基地的部分高瓦、箱板纸价格上涨50元/吨,这也是其5月以来第三次调整价格。
 
亚马逊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煽了煽翅膀,大洋对岸一场海啸正在孕育中。
 
据悉:作为酒类包材重要品种,2021年以来酒瓶、酒盒、酒盖等价格有两位数上涨,其上游玻璃和纸张价格屡创新高,是否再次引发酒类包材涨价潮,这对酒业将产生何种影响?

 
金沙古酒酱香型白酒包材
一、一吨纸5天涨了1000元
 
“2020年至今纸张价格上涨太猛了,同比涨幅近100%,预计2021下半年还要涨。”
 
谈及纸价,经营酒类包装多年的成都明泰公司相关负责人邓伟(化名)感慨不已。
 
2020年9月,制作酒盒等的白卡纸,上游纸厂报价5-6千元/吨、制作外包装箱的瓦楞纸按照平方计算,报价1.7元/平方。如今,上述产品的价格分别达到1.1-1.2万元/吨和2.7元/平方。涨幅最厉害的时候,1吨白卡纸每天涨价200元,5天时间上涨了1000元。
 
邓伟表示,如今的纸张价格,是自己从业以来的最高点,公司普通纸盒价格从7元/个涨到9元/个左右。但即便如此,公司五月生产订单已经排满。
 
江油东方玻璃有限公司拥有12万吨中高档玻璃瓶生产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春节和春季糖酒会之后,公司两次接到上游供应商调价通知,制造玻璃用的纯碱、石英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约20%,公司目前对老客户尚未涨价,对新客户已经上调价格。
 
与成都明泰相似,尽管价格上调,江油东方玻璃有限公司订单依然排满。5月原本是酒瓶生产淡季,但工厂一直在加班生产。如果酒企酒商5月下单生产包材,7月以后产品才能出厂。
 
菏泽一家大型酒瓶玻璃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预计近两个月不会有明显上涨,但7月或将出现整体涨价,一个瓶子上涨约1毛钱左右。
 
山东曹县是国内主要的木制酒盒集中地,曹县黑森木业总经理李瑞丽表示,2020年以来木材涨价,同比涨幅25%-30%,创下历年新高。“中小酒类包装企业出现个别企业因为成本增加,不敢接单甚至放弃接单现象。实体工厂部分订单流向个体加工,相对来说个体加工成本会降低一点,中小型企业压力增加。在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之前,预计价格还将上涨。”
 
四川一家酒类制盖企业负责人表示,铝材(制盖用)与去年同期比较涨价幅度接近20%,塑料更是达到35%。其他辅材也都在涨价。“供应商发的涨价函,提价幅度基本都在10%左右。对我们这些‘两头受气’的包材企业来说,压力很大。”
 
酱酒包材大涨价
 
二、酱酒包材大涨价的“喜与忧”
 
在与多家酒类包材公司沟通中,他们都提到一个现象:2020年酱酒包材需求全面爆发,可能对酒类包材生态圈产生重大影响。
 
成都明泰公司多年来和浓香、凤香型白酒企业保持合作。但2020年以来,有多家茅台镇酱酒企业找上门来,成为公司大客户。
 
业内人士介绍,酱酒由于酒水价格高,酒类包材的价格相应高于浓香。“比如浓香一个酒瓶3元,酱酒一个酒瓶可以做到4-4.5元,附加值更高。”
 
同时,在付款过程中,不少酱酒品牌也比较“大气”,由于酒盒等属于手工产品个别存在瑕疵,很多酒企都要求留尾款保证质量,包装企业在外往往有应收账款。2020年以来酱酒热不断升温,很多酱酒厂家提出包材生产可以“全额付款”,甚至单价高于市场价10%,只要能够准时生产发货。
 
在此情况下,多位包装厂老板表示,企业愿意先行生产酱酒包材,甚至承担发货、仓储费用。
 
不过,对于酱酒包材市场大爆发,有行业人士也表明了忧虑。2020年酱酒大爆发带动了包材生产增长,但市场存在“乘数效应”。2021年厂商担心旺季缺货,每一级都对包材订单量进行放大,其总数可能超越市场真实需求,一旦滞销可能产生包装积压。
 
同时,酱酒热也导致酒企酒商争抢优质包装资源,为早出货高价抢单,扭曲了包材市场真实供需信号。
 
从这个角度看,酱酒市场未来走势,将对酒类包装市场带来深刻影响。
 
金沙古酒酱香型白酒红慎初包材
 
三、包材上涨的酒业对策
 
在贵州合动力包装有限公司负责人李勇(化名)看来,这一轮成本+需求+酱酒热带来的包材上涨,已经开始影响酒类包装生态。
 
李勇表示,2019年以前,酒类包材企业和酒厂中,后者更加强势,包材厂在订单、生产周期、结款上,都要执行酒厂制定的“游戏规则”。
 
2020年以后,上游价格上涨逐渐传递到包材企业,同时酱酒包材大爆发让包材企业在产业链上拥有话语权。李勇表示“目前公司价格全面上调,主要和酱酒企业合作,哪怕二三线酱酒,下订单以后也要2个多月才能提货,因为产能实在有限。”
 
邓伟表示,白卡纸目前达到1.1-1.2万元/吨高位,由于其主要来源国外回收,受疫情影响预计年内还将上涨500元/吨左右;玻璃产能受2018年1月实行的《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限制,无法新增产能,只能用存量产线应对复产限制,预计纸张和玻璃价格还将上涨。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预判,一旦进入2021年酒类消费旺季,众多订单纷至而来,部分包材企业会采用涨价、排班等方法,平衡酒企需求,新一轮的包材涨价、排队提货潮可能再次出现。
 
对于酒类包材行业供需不平衡,以及可能步入涨价通道,酒企和政府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行动。
 
日前,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消息,公司在贵州省贵定县投资6.88亿元的贵定晶琪玻璃制品项目正加速推进,将于2021年6月底前完成建成投产工作安排。
 
5月10日,习水县与5家白酒包材企业签约,项目投资共计5亿元,全部入驻习水温水白酒包材园区。
 
多家酒类企业表示,汲取2020年酒类销售旺季包材“掉链子”教训,已经提前与包材企业沟通,安排好包材生产、发运工作。
 
因此,伴随全球性通货膨胀及大宗商品步入价格上涨周期,酒类包材价格上涨是大势所趋。但我们也要看到,包装在中高端酒品中成本占比不高,酒企有很多开源节流的应对之道,有起伏有波动但又稳健发展,才是酒类包装产业长远发展之道。



上一篇:茅台镇名牌酱酒全线涨价,金沙古酒成酒友新宠
下一篇:百亿之下,区域白酒如何寻求新出路

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
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酒业公司,集团公司宝德集团成立于2009年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总部位于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公司旗下拥有宝德科技(HK8236)、中青宝(SZ300052)两家上市公司。
全国招商热线:13927493959
生产地址: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安底镇桂花村
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微信公众号

VIP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