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酱酒热潮频起!入局容易做好难,谨慎跨界染酱

发布时间:2021-04-25 16:24 浏览次数:
4月23日,水井坊(600779.SH)的股价收于114.77元,创下历史新高。而最近两周,水井坊的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将近50%。
 
业内认为,除了亮眼的一季报之外,水井坊的股价能够大幅上扬是得益于其正式涉足酱香型白酒经营的利好消息。4月9日,水井坊发布公告称,将与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
 
自2018年以来,随着茅台市值突破万亿元,其股票一路飘红,国内酱酒热也快速升温。到了2021年,更是出现了一“酱”难求、众多酒企跟风“染酱”的局面。繁华盛宴的背后是否有泡沫?众多企业入局会不会踏空?
 
金沙古酒酒花
 
一、糖酒会变成“酱酒会”,跨界也要“染酱”
 
“消费者对白酒的价值敏感已超越了过往的面子消费,更多是产品本身的消费需求。”光良酒业总经理余永平如是表示。
 
在2021年成都糖酒会上,光良酒发布了新品光良59plus,这是一款浓酱兼香型光瓶酒,酒体由80%的光良59酒体与20%坤沙酱酒酒体组合而成。
 
3月中旬,光良酒业宣布完成了数亿元A轮及B轮融资。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其A轮投资由大名鼎鼎的高瓴创投领投,XVC、野格资本跟投;B轮投资由高瓴创投、BAI资本联合领投,XVC超额追投,安可资本担任财务顾问。
 
之所以能够被高瓴资本等投资方看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作为酒企新贵的光良酒选择了一个精准的风口赛道——酱酒领域发力。据光良酒相关负责人介绍,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在酱酒和光瓶酒热度持续走高的当下,要顺应市场风潮,为用户带来“更舒适的产品”。
 
春季糖酒会被誉为行业内的“天下第一会”,因为它是酒水食品行业最重要的风向标。但今年的糖酒会则被业内吐槽几乎变成了“酱酒会”,展厅内外酱酒的热度一直在攀升,几乎所有品牌商、经销商都铆足了劲儿要做酱酒,哪怕跨界也要“染酱”。
 
例如,以前主做黄酒的老牌酒企女儿红高调宣传自己在茅台镇核心酱酒产区拥有两家年产5000吨酱酒的生产基地,推出了酱酒新品“女儿红酱酒·凤”系列,并要将其打造成一款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酱酒。
 
保健酒企业的代表海南椰岛也推出新高端酱酒——椰岛海酱酒,并且在2020年底调整了企业的发展规划和产品结构。但是,从一家经营保健酒企业到专业的酒企,能否推出受市场欢迎的产品,还需要市场的检验。
 
如果说保健酒跨界“染酱”的难度还小点,药企也把目光瞄向酱酒领域,就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了。
 
最早布局的是天津的药企天士力。据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天士力在茅台镇收购一家老字号酒厂,并在此基础上累计斥资40亿元、花费20余年,打造出如今号称“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的国台酒业。近年,关于国台上市的传闻会时不时出现。
 
另外,今年3月,修正药业也宣布要开始跨界做酒,要成为第二家进军酱酒行业的药业集团。目前,修正药业旗下修正酒业正在与茅台镇酒企洽谈,有意收购酱酒企业。
 
金沙古酒糖酒会展厅
 
二、“酱酒”为何这么香?
 
在很多人看来,“酱酒”很香,只要“染酱”仿佛就可以点石成金。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白酒行业市场现状分析》,目前国内白酒主要香型为浓香型、酱香型、清香型等。在市场竞争格局方面,浓香型白酒占据了最大的市场规模,占比约70%,保持主导的市场地位。
 
但是,根据中国酒业协会数据,2020年1—12月,中国酱香酒产业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约9%,约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740万千升的8%;实现行业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同比增长14%,约占中国白酒行业销售5836亿元的26%;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约占中国白酒行业利润1585亿元的39.7%。
 
这意味着,酱香型白酒完胜其他类型白酒,以不到8%的产能,实现了白酒行业39.7%的总利润,是不折不扣的金手指。
 
贵州省仁怀市酒文化研究会会长李武表示,中国酱香型白酒的酿造可划分为三个区域。以茅台产地仁怀为核心的首位酱香产区,仁怀之外的泛赤水河流域产区,以及全国其他地方的转型生产区。
 
目前,在仁怀市87.43平方公里的白酒核心产区内,据仁怀市人民政府网站显示,人口仅60余万的仁怀市,涉酒企业达到2800余家,其中白酒生产企业325家,酒类注册商标7500多个。
 
“我们去年就在茅台镇注册了一家酱酒公司。之前我们一直做浓香酒,但是这两年酱酒利润太高才跟风进来,还是算晚了。”来自河南的经销商黄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河南是白酒消费的大省,过去几十年以来河南一直喜欢浓香型白酒,对酱酒不感冒。但是黄凯告诉记者,目前风气完全变了,除了五粮液之外,浓香型酒都出现下滑。
 
“商务宴请靠茅台撑门面,但是普通老百姓也觉得喝300~500元酱酒有面子,有的甚至宁肯喝300元的所谓茅台基酒的品鉴酒,也不喝千元浓香酒。我们干了几十年都知道茅台从不外购基酒,都是自己生产的,可是消费者们就是觉得和茅台沾边就是好。”
 
据悉,在河南、山东、广东等白酒消费大省份,酱酒在当地的市占率已达到50%、50%、20%。
 
山东的一名经销商说得更加直接,酱香型白酒体量肯定不如浓香,但是利润高,现在只要茅台不倒,整个酱酒就还是受欢迎。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认为当前白酒市场有三大“热度”:产区热,酒类市场份额加快向优秀产区集中;仁怀热,好酒“仁怀酿”备受认同;酱香热,酱酒响应了高端酒类消费的价值诉求,成为撬动市场的强力杠杆。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秦书尧则表示,虽然酱香大热,但是当前的酱酒市场仍存在四个矛盾。一是高与低的矛盾,即品类认知高,品牌认知低;二是多与少的矛盾,即文化共性多,品牌个性少;三是大与小的矛盾,即需求空间大,产能空间小;四是强与弱的矛盾,即后端能力强,前端能力弱。
 
三、酱酒已有三轮热潮,但入局容易做好很难
 
“酱酒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才刚刚开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热度很高,投资热、扩产能热、宣传热、提价热,但热的同时也带来了竞争。”被称为“中国酒业泰斗”的茅台原董事长季克良表示。
 
A股市场涉足酱酒的上市酒企远不止水井坊一家。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0年以来,包括五粮液(000858.SZ)、洋河股份(002304.SZ)和今世缘(603369.SH)等酒企也纷纷布局酱酒。
 
但是,入局容易,做好很难。
 
光大证券发布报告指出,从本届春糖会反馈来看,酱香型白酒酒关注度最高,丰厚的利润空间吸引了一大批经销商和资本发力酱酒品类,但目前优质酱酒产能矛盾较为突出,供需关系依旧紧张,过度炒作可能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形成行业泡沫。
 
资深酱酒专家权图表示,这已经是酱酒第三轮热潮,第一轮是2009—2012年之间,比较疯狂,出现了大量资本投酱酒,既有优秀的产业资本,也有机会性的资本。第二波是2015、2016年开始的,本次热潮更加激烈,无论是酱酒企业的扩产和新酱酒产业资本的投入,都比第一波更大。
 
资深酒业分析师肖竹青表示,想要入局酱香酒并不容易。酱酒对环境要求很高,茅台之所以稀缺是因为地理环境独特,酱酒的生产工艺也很复杂,离开仁怀适合做酱酒的地区也不多。
 
“现在对酱酒而言,还是因为热钱涌入,中国酱香型白酒进入巨头博弈的时代,不仅仅拼的是品质,还在拼巨头背后与资本市场对接的能力,拼传播品牌的高度和建设全国酱香型白酒品牌良好口碑的耐心,不是买一个厂或者贴个牌讲好故事那么简单,酱香型白酒未来也是大佬和寡头的天下。”肖竹青说。
 
事实上,中小资本也逐渐失去酱酒产业投资的机会,目前除了茅台家族(茅台、习酒、茅台酱香酒、茅台醇等)外,知名品牌并不算多。A 股市场上主营酱香型白酒的企业也只有一家贵州茅台,另外两大酱香型白酒企业国台酒业和郎酒股份的 IPO 虽然在推进中,但无论是茅台还是郎酒、钓鱼台、金沙等酒企的产能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多数酒商体量也较小,本身也没有很强的品牌运作能力。
 
正如水井坊在公告中指出的那样:“近几年,酱香型白酒在国内白酒市场发展趋势向好,市场占有率也不断提升,但向好趋势持续时间尚无法确定。此外,公司多年来一直从事浓香型白酒的生产和销售,首次跨香型涉足酱香型白酒领域。因此,未来合资项目能否成功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上一篇:现场签约过亿,金沙古酒如何赋能品牌?
下一篇:八大名酒今何在?赤水上游的酱香传奇

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
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酒业公司,集团公司宝德集团成立于2009年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总部位于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公司旗下拥有宝德科技(HK8236)、中青宝(SZ300052)两家上市公司。
全国招商热线:13927493959
生产地址: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安底镇桂花村
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微信公众号

VIP客服微信